中国德迷联盟 - GerFans.cn

 找回密码
 加入联盟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厄黑电视台】厄齐尔回应与埃尔多安合影事件(l-lll篇全文翻译)

[复制链接]
德迷小天王 发表于 2018-7-23 12: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厄齐尔贴吧
发布于 2018-07-23 09:24:40 [url=]举报[/url]

阅读数:59786

【2009年2月11日——2018年7月23日,一切因种族歧视划上终点】

    ​​
  • ​【厄黑电视台】出品
  • 翻译/校对:小鱼、俊俊、萝叔、十五、balabala、平儿、客串英翻的Mike
​
第一篇   :关于合影
        过去的几周给了我时间去好好想想,也给了我时间去重新考虑前两个月的事件。 因此,我想分享一下我对这些事情的想法和感受。和许多人一样,我的血统可以溯源到不止一个国家。我成长于德国,同时我的家族背景又根植于土耳其。我的心脏为德国和土耳其同时跳动。在我儿时,我的母亲教导我要永远尊重他人,永远不要忘记我从哪里来。这些是我至今仍在思考的价值观。
       五月,我在一个举办于伦敦的关于慈善和教育的活动中见到了埃尔多安总统。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2010年,在埃尔多安和默克尔一起观看了在柏林进行的德国和土耳其的友谊赛赛后。从那之后,我们之间在不同国家有了不少次交集。我知道我们的合照在德国媒体引起了巨大反响,同时也有很多人会指责我欺骗或是有二心,然而我们之间的合照并无政治意图。
       正如我所说的,我目前从来没有让我忘记我的祖先,传统和家庭传统。对我来说,与总统埃尔多安合影并不关乎政治或选举。我是一名足球运动员而不是一名政客,我们的会面也并不是对任何政策的认可。事实上,我们每次见面都在谈论同一个话题——足球,因为他年轻时也是球员。尽管在德国媒体口中被歪曲了,但事实就是不和总统会面是对会为我骄傲的祖先的不敬。对我来说,谁是总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总统的身份。我相信,英国女王和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伦敦接待埃尔多安时也是这样想的。
       不管是面对土耳其总统还是德国总统,我的行为都不会有什么不同。我明白,这可能很难理解,因为在大多数文化中,政治领袖的身份不能被认为是与其本人分开看待的。但在这种情况下,情况就不同了。不管前一场选举,或者再之前的选举结果如何,我还是会拍下这张照片的。

​第二篇: 媒体和赞助商
        我曾在三个无疑竞争最激烈的联赛踢过球,有幸在德甲、西甲和英超都得到了队友和教练很好的支持。在职业生涯中,我也学会了如何同媒体打交道。许多人都谈及我的表现,这其中褒贬不一。若哪家媒体或哪位专家能指出我在球场上犯的错,我会虚心接受。我并非完美的足球运动员,我的不足也促使我不断进步。
       但我不能接受德国媒体反复针对我的双重文化背景和那张照片,将世界杯失败是全队责任这一点轻描淡写。还有某些德国报纸利用我的家庭背景和与埃尔多安的合影作为右翼提升政治影响力的宣传工具。为何他们要贴上我的照片,在头条写上我的名字,把我当作俄罗斯世界杯失败的罪魁祸首呢?他们不批评我的场上表现,也不批评全队的场上表现,他们只针对我的土耳其血统和我对自幼接受的教育的尊重。媒体跨越了本来永远不该跨越的私人界限,并试图让全德国与我为敌。令我失望还有媒体的双重标准。
       洛塔尔·马特乌斯(德国国家队的一个荣誉队长)几天前也与一位国家领导人会面了,但几乎没有媒体批评他。尽管他也与德国国家队关系紧密,媒体却并没要求他公开解释自己的行为。他依旧代表着德国国脚,没有人责备他。如果媒体认为我应该为此离开国家队,那他也应被剥夺荣誉队长的称号不是吗?还是说我的土耳其血统使我成为了众矢之的?我一直认为“伙伴”一词意味着无论在对方境遇好坏时都相互支持。最近,我计划和两个一起做慈善的朋友去德国的盖尔森基兴访问我的母校Bergerfeld。我资助了一个一年期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无论是移民来的孩子、家庭困苦的孩子还是任何其他孩子都可以一起踢球,一起学习如何在社会上生活。然而就在我们准备过去的几天前,我被一些所谓的合伙人所抛弃了,他们不想再与我合作。此外,原先与我合作的学校告诉我的管理团队,他们现在不想让我去那里了,因为他们“害怕媒体”,因为我和埃尔多安总统的合影,特别是“盖尔森基兴的右翼政党正在崛起”。说实话,这很伤人。尽管那是我儿时的学校,但我觉得他们并不欢迎我,也不想在我身上费心。
        除此之外,其他赞助商也把我抛弃了。他们同时也是DFB的赞助商,我原本要去拍摄世界杯的宣传视频。然而,在我与埃尔多安总统合影之后,他们把我排除出去了,还取消了所有原定的宣传活动。对他们来说,和我在一起合作不再是件有利的事,还美其名曰“危机管理”。这一切都很讽刺,因为德国政府部门查出他们的产品中含有非法和未经授权的软件设备,这让消费者面临风险,成千上万的产品都被召回。当我被批评并被要求为我的行为向足协辩解的时候,却没有人要求DFB的赞助商作出官方和公开的解释。为什么呢? 这难道不比我和我家族所在国总统合影这件事更加严重吗?德国足协对此又有何评论呢?就像我说过的那样,“合作伙伴”应该在任何情况下都支持你。      
       Adidas,Beats和BigShoe在这段时间都极其忠实,并且我们之间合作无间。他们不纠结于德国新闻媒体的无稽之谈,并且以专业态度完成了我们的项目,我着实享受成为其中一员。在世界杯期间,我和BigShoe合作,在俄罗斯帮助了23名幼童进行了可以改变一生的手术,这也是我之前在巴西和非洲做过的。这是我作为一名球员最为重视的事情,然而报纸们却不能为宣传这类(有意义的)事情腾出空间。对他们来说,我被嘘或是和一个总统合影比帮助世界范围的儿童接受手术更为重要。他们也有平台去宣传和筹款,但是却选择不去这么做。

​第三篇: 德国足协
​      可以说,过去几个月让我受挫的事情一直是DFB(德国足协)的苛待,特别是DFB主席Reinhard Grindel ​在我与埃尔多安总统合照后,约阿希姆·勒夫(Joachim Low)要求我缩短我的假期并前往柏林,并发表联合声明,以终止闲言碎语直截了当地结束一切。 ​虽然我试图向格林德尔解释我的身世,血统以及拍摄照片本身的原因,但他更有兴趣谈论自己的政治观点并贬低我的观点。 ​虽然他态度傲慢,但我们都同意最好的办法是专注于足球和即将到来的世界杯。 ​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参加世界杯备战期间的DFB媒体日。 ​虽然Oliver Bierhoff在对阵沙特阿拉伯在勒沃库森的比赛之前的在电视采访中,认为整个问题已经结束,但我知道那些只谈论政治而不是足球的记者们只会攻击我。
       在此期间,我还会见了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 ​与格林德尔不同,施泰因迈尔总统很专业,实际上对我对家庭出身以及我的决定感兴趣。 ​我记得这次会议只在我,llkay和施泰因迈尔总统之间进行,格林德尔感到不安的是,他不被允许参与其中提他自己的政治议程。 ​我同意施泰因迈尔总统的意见,我们将在另一次尝试中发表关于此事的联合声明以便专注于足球方面。 ​但格林德感到不安的是,他的团队并没有发布第一份声明,使他懊恼的是施泰因迈尔的新闻办公室不得不在此事上发挥领导作用。
       自从世界杯结束以来,格林德尔在比赛开始之前对他之前的决定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这是正确的。最近,他已经公开表示我应该再一次解释我的行为,并且让我对球队在俄罗斯的糟糕表现负责,尽管他曾经告诉我,这个话题在柏林已经结束了。我现在说这些不是为了格林德尔,是因为我想(表达清楚)。我不再忍受为他无能和错误的工作当替罪羊。我知道他希望我在照片门之后把我排除在团队外,并在没有任何思考或问讯的情况下在Twitter上宣传他的观点,但是Joachim Low和Oliver Bierhoff站出来支持了我。在格林德尔及其支持者的眼中,我们赢了,我就是德国人,但是当我们输了的时候,我就是移民。这是因为尽管我在德国纳税,向德国学校捐赠设施并在2014年与德国一起赢得世界杯,我仍然没有被社会接受。我被“区别”对待。我在2010年获得了Bambi奖,作为成功融入德国社会的一个例子,我在2014年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获得了一个银色桂冠,并且我在2015年成为了“德国足球大使”。但很明显我不是德国人。。。?我不适合完完全全的德国人的标准吗?我的朋友Lukas Podolski和Miroslav Klose从未被称为德国波兰人,为什么我是德国土耳其人?是因为土耳其吗?还是因为我是穆斯林?这里认为是一个重要的问题。通过被称为德国土耳其人,它已经区分了有来自不止一个国家​​家人的人。我在德国出生并接受教育,为什么人们不接受我是德国人?
        与格林德尔类似的观点随处可见。因为我和埃尔多安总统合影以及我的土耳其血统,我被Bernd Holzhauer(一位德国政治家)称为“goat-f*ker(艹山羊的)。此外,Werner Steer(德国剧院的负责人)还要求我向安纳托利亚撒尿,而安纳托利亚是一个土耳其移民的聚集地。
       就像我之前说过的,因为我的血统而批评和辱骂我是相当可耻的行为,那些把歧视作为政治宣传的工具的人应该立即被停职。这些人利用我与埃尔多安总统的合影来表达他们隐藏的种族主义倾向,这对社会是有害的。
       他们和那些在与对阵瑞典赛后辱骂我的德国球迷是一丘之貉。"Ozil, verpiss Dich Du scheiss Turkensau. Turkenschwein hau ab” 或者是用英语说 “Ozil, fk off you Turkish s*t, piss of you Turkish pig".(厄齐尔,艹你这土耳其屎,尿你这土耳其猪)
       我甚至不想讨论我和我的家人收到的仇恨邮件、威胁电话和社交媒体上的评论。它们都代表着一个过去的德国,一个不接受新文化的德国,以及一个我不引以为豪的德国。我相信,那些崇尚开放社会的自豪的德国人会同意我的观点。
       对你,莱因哈德·格林德尔,你的行为令我感到失望但是我并不惊讶。在2004年的时候,你是议会里的一名德国成员,你声称多元文化论在现实中是无稽之谈也是一个终生的谎言。当时你投票反对为双重国籍立法,反对对受贿进行处罚,并称在很多德国城市,伊斯兰文化已经太根深蒂固了。这是不可原谅以及无法忘记的。
        我在DFB和很多其他地方所受到的对待让我不想继续身披德国国家队服。我感到(不受欢迎/不被需要),以及自从2009我加入国家队之后所完成的一切都已经被遗忘。有种族歧视背景的人不应该被允许在世界最大的足球联盟中工作,当其中有很多球员的家庭都是双重背景的。像他们这样的态度,根本不能反映他们理应代表的球员。
       由于近期的事件,经过了慎重考虑和沉重的心情,我将不再为德国在国际级比赛中效力,同时我感受到了种族歧视和不被尊重。我曾经为穿着德国队服感到骄傲和激动,但是现在我不会了。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因为我一向会为我的队友,教练组,德国的好人们付出一切。
        但是当DFB高级官员像这样对待我,不尊重我的土耳其血统,自私的把我变成政治宣传,那么受够了就是受够了。这不是我踢足球的初衷,我更不会坐视不理放任自流。种族歧视应该永远,永远,不被容忍。
                                         梅苏特·厄齐尔


 楼主| 德迷小天王 发表于 2018-7-23 12: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勒夫小组赛被出局后,多少天,一句话没有说。躲得远远的,克罗斯最后关头,失误造成金英权,一句道歉话没说。就你妈的少数族裔的厄齐尔出来表态了!要不说德国队铁血精神丧失,你看主帅到队员对待失败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了。就跟一个罪犯犯了罪,偷摸的躲起来了。孬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联盟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德迷联盟 - GerFans.cn ( 辽ICP备17002255号|网站地图

GMT+8, 2019-4-23 10:20 , Processed in 0.027980 second(s), 1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